当前位置:首页 > 明星梦工厂

更多+国际财富

更多国际财富+

更多+娱乐商城

明星梦工厂

【编剧训练课】开发你对故事的敏感与警觉
发布者:发布时间:2015-1-10 13:44:14

本文来自特邀专栏:應亮。电影导演、策展人、也从事电影教育,作品有《背鸭子的男孩》《另一半》《好猫》《慰问》及众多短片,重庆民间映画交流展节目策划,栗宪庭电影学校教学总监,香港演艺学院驻场艺术家及客座教师。

(注:原文为繁体字,小编有所更改)

大约四年前吧(甚至可能五年前),我曾承诺写点编剧文章,但很惭愧,今天才来兑现。。。第一次就不如发点”轻松“的内容吧,当抛个砖,如下:


训练名称:偷窥一个人

目标:


1. 培养对人起码的“敏感”。
2. 判断什麽叫“反常动作”。
3. 实践“通过动作,让观众对人物的内心产生兴趣或悬念”的方法。
4. 理解“从银行走出来”和“从银行跑出来”是不同的“故事”——这句话。

解释:
1. 所谓“一个人”:身份较普通的人,比如不是乞丐或小偷;也可能是身份“不显著”的人,比如一位领着小朋友过马路的妇女——注:一定是陌生人
2. 所谓“偷窥”:发现、观察、思考和想象。
3. 偷窥他/她的什麽——偷窥一位“普通人”的“反常动作”——即不常见的某个动作。

要求:
1. 在公共空间;对时间没特别要求。
2. 用DV、手机等拍下活动影像或图片,还可录下可传递人物特征或环境特征的声音。
3. 文字报告,包括如下两部份——
1)介绍
a. 偷窥的时间、地点、大约所花的时间。
b. 你发现和观察他/她的起因及过程。
c. 补足图片或影像未完整介绍出的现场和这个人的情况。
2)推测他背后的“故事”
a. 他/她可能从哪里来?
b. 可能是什麽身份(假设无法直接判断人物的身份)?
c. 下面可能会去哪里?
d. 他/她正在做的动作,可能是什麽意思,可能说明了什麽等?
e. 身上可能有什麽样的人物关系?
f. 他/她可能的“戏剧需求”(愿望)是什麽?

——如上几项,请多用“可能”、“也许”等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视频(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视频)是我的一个学生“偷窥”回来的作业,拍摄于地铁,开机前这个男人已打了一次领带,但可能不满意拆了又打。


那位同学在报告里介绍了当时车厢内的状况,对象引起她注意的原因和过程。她认为其衣着比较讲究,看重自己的仪容,但他双手空空来坐地铁,还做了与领带有关的这些动作,算是比较“反常”的了。同学完成作业后,又反观自己:促使她开机的原因,是他引起了自己的好奇、关心和悬念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同情心”,而编剧更要完成的工作不仅仅是“同情”而已,还要让观众对人物形成”同理心“假设要再进一步对他形成”同理“的话,就需要推测(想象)他背后的”故事“了。比如:也许他今天请了半天假,以便与老婆签掉拖了半年的离婚协议书。完成后,其一身轻松,路过西服店看到条曾很想买、但前妻很不喜欢的领带,便立即买下。他决定坐地铁去小时候的公园玩玩,当列车启动时,他忽然兴起,拿出那条新买来的领带打了起来(也许旧的那条挂在家里,半年前由前妻打好,一直没拆)。。。再比如:也许今天他请假去了一趟医院,探了刚做完手术的妈妈。她情况有点糟,但护工告诉他,他妈妈清醒时曾说过会将房子留给他做婚房,并不想交给另一个儿子。于是,他有点悲喜交集,离开医院便紧急约了律师,打算就这件事做些咨询。可交通不佳,他打不到车便进了地铁站,又想起见律师不可太马虎,便很快在地铁商场里买了条领带。。。


一个普通人,在做一件反常的事,会让我们去关注他的内心。 比如,我们每天见到骑摩托车送外卖的小伙子,已过于习惯而不再感到新鲜。但今天我们出门时,正看到他的摩托车倒在一边,饭盒一地。。。于是我们一下就担心他了:他会丢掉工作吗?他会因此离开回家乡吗?他接下来如何处理这些饭盒。。。 形成“同情”,是编剧将观众带到人物身边的第一步,只有站到人物的立场上,才有机会形成“同理”。编剧必须为人物准备好一个容其栖身的“世界”,其中起码包括了之前我推测“领带男”时所提及的几个部分:他从哪里来?有什么愿望?身上有什么样的人物关系?他到哪里去?


反过来的设定是:一个普通的人,在做一件普通的事——对这个组合,我们想象一下也许就能明白,百分之九十九的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?比如,老婆婆在浇花、小朋友背着书包上学、老师在批评学生。。。剧作目的何在呢?这样是无法帮到观众对人物,有更多认识的。

继续排列组合:一个不普通的人,在做一件反常的事——这样,也很难有效果。比如乞丐在磕头,孕妇在呕吐,瘸子在一拐一拐走路。。。不如反过来想象下:在磕头的是麻辣烫拍档的摊主,在呕吐的是穿校服的小学生,一拐一拐在走路的是体育老师——如此,是不是我们自然就会问:小摊主给谁下跪呢?为什么下跪呢?小学生是在学校里呕吐吗?吃了有毒的午餐了吗?体育老师是在做示范时,从单杠上摔下来的吗?那么他要去哪里?。。。 所以说,特殊人是很难写的,可一旦写好了往往很杰出,比如《雨人》和《阿甘正传》。最后一项排列组合:一个不普通的人,在做一件普通的事,会如何呢?——这是一个很棒的思路:我们去菜市场买肉骨头,带回家煲汤给儿子喝,怎么都不会成为“故事”。但是,当《黑社会》里任达华演的老大如此做的时候,就一定是“故事”了。尤其当警察在他家客厅拘捕他时,任达华请求警察待其子喝完汤后再行动。。。再假设生活比较艰巨,每顿饭我们都会留下小半个馒头,为日后抵挡飢饿做准备,但这也似乎无法成为故事,是不是?可在《乡村牧师日记》里,当那位重病的青年牧师如此做的时候,我们也许能感受到信仰的力量,甚至神的力量,是不是?

大致先写到这里。